宣城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95忆事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3:40:03 编辑:笔名

每当冬天来临,天空飘起雪花,这种情景会使我沉思,仿佛闻到了新年的气息,梦幻般的回到了从前,现实与过去相隔太远,只可惜无缘再见,如果能有从头再来的机会,结局或许不会这样,然而对你最好的思念就是回忆了.......      我们老家有个近几年才兴起的风俗,每逢春节,长辈们都希望能把未过门的儿媳妇接过来一起过年,一来让邻里乡亲看看,证明儿子找到对象了,二来让两个人有时间相处促进感情.来年就可以娶进门了    那是九五年的年关,天气不错,路上赶集的人也特别多,处处笼罩着节日的气氛,每家每户都在忙着置办年货,忙碌又不失喜悦。    .二十三这天,一大早我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,骑着自行车要去对象家,我们两个村离的不算远,也就二十来里路,媒人和双方的家长说好了,今年接对象到我们家过年,理由是说我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,明年也差不多把喜事给办了,我在家中是老大,下面还有个弟弟和妹妹,那个时候外出谋生的人还不多,大部分辍了学,都是帮家里干农活,像我这年龄的年轻人多半已经结婚了,没结的也能把亲事定下来.剩下一场热闹而已。我爸妈似乎是着急了,唠叨着他们的长子该办办事情了。    在路上,我按捺不住忐忑的心情,不知道是想着早点见到她,还是想下午早点赶回来,自行车不知不觉的骑得飞快,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,显然早了点,进了门,问候了一下长辈,对方的父母很客气,把我迎进了里屋,我红着脸说道:明天就是小年了,我爸妈叫我来接培培到我们家过年,婶婶笑着说:不急,不急,马上就吃中饭了,吃完饭再说,培培出去了,我去喊她回来。    今天看到她还是很陌生,不过穿了一件红色的呢子外套,看上去很喜庆,还留着学生头,皮肤看上去比我想像的要白,眼睛隐约在躲闪着我。似乎又在对我传递着什么,在这之前彼此只见过两次面,一是相亲那天,还有一次是赶集的集市上碰到,两个人也没说上什么话.低着头小觑着对方,尴尬又开心。    晌午,吃了中饭临走的时候她父母说:培培比你小,很多事情你得多让着点她,我忙说:放心,放心我会好好待培培的,叔叔婶婶你们平时也要注意身体.过完年我就把培培送回来。    .路上培培仍然少说话,一味的揪着我的后衣襟,我也只是重复着:坐稳了,这段路差,别摔着你,骑了十分钟的路程,我想我应该主动问她点什么吧!就问她:你平时听歌吗?她没回答,反过来问我喜欢听什么歌,我说好听的都听。你们家有录音机吗?她突然问我,我说有的,就是坏了还没去修,收音机可以听,不过结婚的时候可以再买个新的,然后她捂着嘴笑了,我也找不出什么话茬,就使劲的踩自行车,想早点到家。    .快到我们村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下来,我说:好的,我们走走吧。田埂两旁的麦苗透着生机勃勃的一片绿色,而我看见她的脸,泛着红晕,问她:怎么了?是不是感觉冷,我刚才可能骑太快了,她说:没事,顿了一下,又说: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?我慌忙答到:你问吧!你是真心喜欢我吗?她急促又腼腆的问道,我一怔,磕磕绊绊的说:喜,喜欢,真心喜欢,头一次见到你就喜欢.听到我说这些她又笑了,捶了我一下,说:那快点走吧!嗯!不急了,就快到家了,我傻笑着说着,手似乎已经搂住了她的腰。    我家住的是老宅子,要从村口走到尽头,刚进到村子里,好多人顿足而望,有几个和我同龄的还在后面跟着,起哄道:把老婆带回家了啊!长得挺漂亮哦。我当时被弄的不好意思,说了句:回头到我们家去玩,看着她的脸红扑扑的,知道她是难为情极了,就对她说:别理他们,走快点一会就到了,于是她就低着头紧跟在我的身后。终于到家了,爸妈一见,欢喜得不得了,忙着端茶倒水,问:冷不冷,快到炉子边烤烤火,看她坐在那里有点紧张,弟弟和妹妹站在门口傻乎乎的对着我笑,妈妈说:你们两个到外面玩去,别影响大人说话。弟弟妹妹刚要走,培培说:别让他们出去了,没事情的,都是自家人,外面冷,说着拉住妹妹的手两个人坐在了一起,妈妈见了笑着说:你们一起说说话吧!我去厨房了。看她和妹妹好象很熟,两个人头次见面就有话说,弟弟挤在我边上看着我还是傻乎乎的笑。弟弟在家是老小,一家人都惯着他,但是没养成什么坏毛病,跟人家的小孩比算是懂事的。   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她已经不那么拘束了,帮着拿碗盛饭,妈妈说:你坐着就好了,我来就可以了,天冷赶快趁热吃吧!不要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了。我是厨房堂屋来回跑,她看着我,我就冲着她笑笑。吃了晚饭她要帮着收拾洗碗,妈吗说:我来我来,你歇着,让小欧陪你到里屋看电视吧!(小欧是我的小名)于是弟弟妹妹和我们一起进去了,晚上她和我妹妹睡一屋,我自己睡在妈妈准备好的新被子里,还真暖和,其实妈妈的想法我知道,我说今天刚来不合适,妈妈说不都是这样吗?傻孩子。明天你们赶集给她买件新衣裳。    年二十九那天,天变的阴沉下来,下午时分就飘飘洒洒的下起了小雪,好像没有停的可能,越下越大。看到下雪她显得格外的开心,笑眯眯的说:雪看上去真干净,我最喜欢下雪了,然后跑到院里抬起头望着天空,伸出双手迎合着,跳着,似乎忘却了寒冷。我忙的过去拉住她说:还是到屋里吧!别冻着了。她楞了一下说:你快过来,快过来啊!我没吭声就站在那里看着她,握着她的手很温暖,很想把她抱在怀里,这时候妈妈从外面回来了,进了大门就说:这俩个傻孩子,下这么大的雪怎么站在院子里,赶紧进屋去。到屋里我妈忙着给她拍掉身上的雪。妈!我自己来好了,她不由的说了出来,然后自己也觉察出来了,脸突然变的扉红,这时妈妈惊诧了一下,一缓非常高兴,因为在这之前都是喊她姨的。妈妈看到她很难为情的样子,就说:我去厨房做饭了,烧好了叫你们。    晚上吃好饭,外面的雪还在下,大家都挤在妈妈的屋子里看电视,屋子里其乐融融,只是多了一个人,感觉好象多了很多人似的,后来妹妹说:姐姐,我们先去睡吧!没什么好看的,她说好吧!这时我也说就是没什么好看的电视,睡觉去。洗漱完以后也就回自己的屋了,我刚想关门她走过来说:你也睡了啊,我能进去坐会吗?我说:什么话!快进来吧!她笑眯眯的看着我床上的新被子,我知道她在想什么,于是我就说,能盖上新被子是沾你的光,你不来我们家过年,我妈才舍不得给我换新被子。她笑着走到我的桌子前面,说:这就是那台坏的录音机,然后,翻看我写的东西,说:字不怎么样,写的诗还挺多,都是写给谁的呀!我说:都是瞎写着玩的,没写给谁。我还能写给谁呀!她听了这话说:不问你了,问多了怕你会露馅,这时候听到妹妹在另外一间屋里喊:姐姐,你在哪呢!好来睡了,我关门了,她刚要接声答应,就听见妈妈走过去说:你自己不能先睡呀!咋那么多事,快睡吧!妈妈回了自己屋,妹妹也不吭声了。    我看着她笑笑,她也会意的笑笑,两个人又聊了一会,她说: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去睡了,我说:没事,明天是三十早上可以多睡会,她说:那怎么可以,传出去多难听,还没过门就睡懒觉。她接着说有点冻脚,我说:那怎么办我去给你找双暖和点的棉鞋穿吧,再给拿个热水袋,她看着我眼睛有点发直,说:你就是今年的生肖吧,我说:不对呀!我不是属猪的!这时她憋不牢笑出声了,我才恍过来神,我说:你还真能扯,要么我们把脚放被窝里,这样就不冻了,她点了点头说:你明白的还真快。就这样两个坐着聊了很长时间,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一起睡着了。天刚蒙蒙亮她醒了,把我推醒了说:要回妹妹那边去,这样不好,我说:好吧!你小心点。然后我听到妹妹开门的声音。    三十一大清早,下了一夜的雪终于停了,家里人起的都挺早,忙着做事情,我也起来帮忙,中午妈妈烧了好多菜,我们这边是过晌的,从晚上到初一都吃素,吃了午饭妈妈就忙着在厨房剁馅子包素饺子,我和她一起去帮忙,我负责擀面皮,她们来包,忙到傍晚包了好多,把包好的饺子放在簸箕上,端在外面雪地上冻,这样能放上个两三天,晚上我在大门口放鞭炮,她跟在我的后面看,紧张的说:你小心点,我说:没关系的每年都是我在放的。吃了晚饭弟弟打着灯笼去玩了,我们在家里等着看春节晚会,妈妈说:要么你带培培去南地你二叔家去看,他家今年刚买的彩电,要比咱们家的好看。我说:那好的,看了看她点点头,我顺手抓了把瓜子。    刚进二叔家的门,看到他们堂屋里好多邻居都在盯着那台彩电,这时二叔和二婶看到赶忙招呼我们,找了两把椅子给我们坐,我说:二叔你忙你的吧!不要管我了,都是自家人,二婶说:没招呼你是招呼你对象。你别臭美了。周边的人都盯着她看,我当时就解围的说,别看了,看电视吧!不都是来看晚会的吗?前面有个嫂子说:这么快就护起来了啊!这句话惹的一屋子的人都在笑。晚会开始了,彩电就是比黑白的好看,晚会里面她最喜欢张也的那首,万事如意,后来因为她喜欢我也用心学着唱,到现在歌词还记忆犹新。晚会看到一半她说:有点冷,想回去,还有点困,于是我们和二叔打个招呼就回去了,出了门口更冷,外面不停的响着鞭炮声,脚底下的积雪踩着咯吱咯吱的响,虽然没有月亮,但路边窗户透出来的灯光照在雪地上感觉还是很亮,看着她的表情,感觉很累的样子,快到我们家的大门口时,我抱住了她,她深情的看着我,我第一次吻了她,回到屋里以后她还是去了妹妹那里,那一夜我躺在床上辗转翻侧睡不着,脑子里都是她看我的眼神,还有吻她时的表情。    年初一早上,大家都起来给父母拜年,各自拿了个小红包,她的是最大的,她和我说钱她会攒着留着以后用,我说:留你自己买东西吧!以后我们再挣。一晃到初三了,这天是最后一天了,因为初四她就要回去了,这天我们俩好象情绪都有点低落,父母也看出来了,尽量让我们两都呆一会,让弟弟妹妹不要缠着我们,晚上吃过饭,她到我屋里,我正收拾桌子上的东西,她说:明天你送我,我说:是的,本来弟弟也要去的,(我们那边的规矩送对象回去的时候要有个年龄小点的,或小一辈的人跟着去送。要问为什么,我也弄不清楚)。想想明天走的早,村外有段土路!如果化冻了再走泥太多了,路冻上了好走点,怕弟弟冷就不让他去了,没意见吧!她笑着说:没意见,让你一个人陪着我冻愿意吗?愿意,天天冻都愿意,我赶紧接着说。这时她又是那种深情的眼光看着我,我顺手把她搂在怀里,很温暖,很温馨,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。    年初四一大早,妈妈把昨晚就收拾好的礼品,给我放在自行车上,临走的时候给她一个红包,她不要,但是在我妈的劝说下还是收下了,和我们家人告完别,我们就朝村口走了,我骑上自行车她紧紧的搂住我的腰,把脸靠在我后背上,我说:是不是冷呀!她说:风都被你挡住了,一点都不冷,我就是喜欢这样抱着,听她这么说我心里面热乎乎的,也不觉得的冷了。路上虽然我们没说那么多,但各自心里都是暖暖的,舍不得对方。到了她们家吃了中饭,下午和她依依不舍的告别,我骑上自行车想着和她结婚的情景,别提多高兴了,把自行车骑的飞快,刚到一半路车链条断了,可能是我骑的太用力了,后来只有推着回来,到家的时候,都快吃晚饭了。    过完正月十五没几天,媒人来了一次,就是来问问她在我们家过年的情况,和我妈有说有笑的,我倒杯水给她端过来,媒人看见我说:这个对象满意吧!看你乐的嘴都合不上了。我说:多亏你介绍,回头买鲤鱼给你吃。你和我妈聊,我去干活了。    没过两个月,这中间媒人来了两三次,都是为了彩礼的事情来的,刚开始对象那边要的太多了,我们家里接受不了,后来媒人两边商量,还是没说好,后来我听我妈对我爸说:不知道她们家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,当时我就觉得不大对劲,后来这个事情两家都拉不下面子,媒人中间也不好做,说:看样子这个鲤鱼吃不成了。有天晚上妈到我房间里问我:年二十九的那天晚上培培不是在你屋里睡的吗?我说:是在我屋里,但是我们只是在被窝里坐了一夜。我妈听了气着说,你真是个傻孩子,怪不得那头不肯松口。    没过几天媒人又来了一趟,把过了年,对象走的时候那个红包送回来了,说:那头说了就是那么多,不然只有退了这门亲事,我妈说?:没有办法呀!要的太多了,我还有个小儿子呢!如果到时候都一样,我和他爸以后的日子都没法过了。对不起了,让你来回跑这么多趟,我妈握住媒人的手说。这件事出来以后,我心里很想把这门亲事挽回,可一到爸妈面前就张不开嘴,知道爸妈是真的为难,也拿不出那么多,何况还有个弟弟。那段时间我天天呆在家里,不想出去,望着村口的那条路似乎看见她缓缓走来。    有次逢集,我到堂哥的理发店里去理发,我堂哥说有个女孩刚才来我这里说,把这封信交给你,我接过信忙问:是我那个对象吗?我堂哥说:不象是她呀!我拿着信转身就往集市里跑,找了中午也没看见人,我只有又回到理发店,匆忙把信打开,里面夹着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她还是那么亲切可人,信里写道:    小欧:见信愉快!    夜深了,我情不自禁的要给你写这封信,也不知道你是否还能想起我,我想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足够的短暂,但我自信你还是能记得的,纯洁的雪花见证了我们纯美的爱情,但面对现实,我们又只能欣然去接受去面对,每每想起,我都会充满着歉意与无耐,无法抑制。算是上天弄人吧,或许我们就不应该有这一次相遇,因为这次相遇将导致我以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去回忆,可能是一生。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,我哭过,也闹过,面对父母的传统观念,我伤心欲绝,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小欧!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吗?此时此刻,真想飞到你的身边,彼此看着对方,想跨越一切障碍,拉着你的手,一起在雪天徜徉,此时此刻,真想走过悲伤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?    想着你的培培    看到这里,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头发没剪就回家了。下半年的时候,我爸妈让我二叔拖人找关系,把我弄到县城一家肉类制品厂做临时工。每个月回家两次,平时都住在厂里的宿舍,再后来好多好多和她一起的幻想,慢慢的都被时间给磨灭了………. 共 554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西医对逆行射精的认识
黑龙江最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
云南最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

上一篇:光头老大

下一篇:她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