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城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专家谈网络安全法草案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4:15:11 编辑:笔名

专家谈《络安全法》草案: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工作进入正轨

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(CIIP)是各国的通行举措。虽然关键基础设施保护(CIP)涉及物理设施安全,与前者不完全一致,但两者在多数情况下已可以混用。CIIP/CIP一直是各国络安全战略的重点,有的国家甚至以CIIP/CIP战略代指国家络安全战略。我们国家在2003年时已经要求“重点保障基础信息络和重要信息系统安全”,并且在实践中明确了基础信息络是广电、电信、互联,重要信息系统是银行、证券、保险、民航、铁路、电力、海关、税务等行业的系统,即俗称的“2+8”,相关保护工作也常抓不懈。但整体而言,我们与国外差距很大,已是国家安全的软肋,草案为此设立了“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行安全”一节。

一是扩展了保护范围。纵观世界各国,凡是已经开展了络安全建设的国家,其关键基础设施的范围几乎都远超过我们,例如美国有17类,而我们则有很多重要系统尚未纳入保护视野。草案首次明确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范围,包括基础信息络、重点行业信息系统、公共服务领域重要信息系统、军事络、地市级以上国家机关政务络、用户数量众多的络服务商系统。最后一类系统中很多由私企运营,运营者可能对其列为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不适应,但当络服务商的用户达到一定规模时,其安全已经不再是企业自身问题,而成为一个公共问题、社会问题甚至国家安全问题,理应承担更多。一些国外机构可能会拿这个做文章,但事实上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有87%受私营企业控制。

二是明确了保护要求。等级保护是1994年《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》提出的制度,其对全国各类信息系统提出了分五个等级的通用安全要求。恰恰因为通用,这个要求只能是基线(即基本要求),其有必要但并不足够,特别是不足以反映应用模式日趋复杂的异构系统的动态防护需求。此外,保护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涉及很多工作,不仅仅是提出系统自身的保护要求、加强系统安全建设那么简单,还包括一系列的管理工作和公共平台建设,不能由一项制度取代其他制度,理应对此建立专门制度。草案提出,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制定。对于某些重点要求,如络安全审查、风险评估等,草案则在具体条款中进行了明确。

三是划定了保护。草案规定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的安全保护义务,解决了其保护模糊不明的问题。他们有必要从国家安全角度承担防护,但这个毕竟是有界限的。大家希望知道做到什么程度就无责了,也关心自身的权利如何保障。对很多重点行业的信息技术或络安全部门来说,这不仅仅是免责的需要,也是推动工作的需要,因为这些内设机构如果没有强制性依据,很难得到业务部门的配合。此外,以前我国重点行业的络安全监管也很不明确。似乎谁都可以进入机房检查,但谁都不用负责,重点行业往往无所适从、疲于应付。为此,草案明确了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督指导职责,这是一个重要进步。考虑到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的确涉及多个部门,草案授权国家信部门统筹协调有关部门,建立协作机制。特别是在络安全检查工作中,要杜绝某个部门前脚走,另一部门后脚来的现象。(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)

微信小程序怎么登陆
微商城多少钱
拼团平台小程序制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