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城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霸战三界 第两百八十五章 洞中变故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01:35 编辑:笔名

霸战三界 第两百八十五章 洞中变故(上)

一抹白光自雪色长剑之上闪耀,才是出现,便是抵达元寂身上。:///

本就是极近,而何巧又是毫无征兆的突袭,在元寂眼中浮出白光的瞬间,脑袋连带脖颈便是被剑芒穿透。

“施主,何必呢?”元寂微微摇头。

剑芒穿透了他的身体,却没有带出一点血迹,甚至没能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改变,平静依旧。

“杀!”何巧冷哼一声,白色剑芒再出。

彻骨的冰寒随剑芒落在闷热的空气,带起丝丝冰雾弥散,雾气随剑芒刺过,将元寂的身形全部包裹,冰冷似可冻结一切的气息陡然爆发。

“尘封!”

何巧轻喝,左手结印,打在充斥着冰寒的雾气。

“施主,何必呢?”元寂低声说道。

雾气凝结成冰,却是无法将元寂冻结,甚至没有一点影响,直接从冻结的冰块中走出,缓步走到何巧身边。

“说,你究竟是谁?”何巧用剑指着元寂的鼻梁,以增强气势。

“元寂。”元寂耐心说道。

何巧紧蹙眉头,雪色长剑因愤怒而有颤抖,几次呼吸强行改变心态,冷声说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因为佛。”元寂微笑,“佛曰:不可说。”见何巧欲再度攻击,又是轻轻摇头,“我因佛而来,为主而存在,寻到一丝属于佛主的气息,特此从异地赶来。”

何巧眉头蹙的更深,脑海中翻腾着无数信息,死死盯着元寂的眼睛改成微眯。

“不用这么看我,我找的人不是你。”元寂轻轻笑着,“你与佛有缘,却又不是佛缘,不是佛缘,便是无缘。”

“你找的是谁?”何巧问道。

元寂笑着摇头,伴随着转身,故作飘然,却是笑着说道:“既然不是你,那你觉得会是谁?”

“是他?”何巧疑惑。

收了长剑,没有任何指向,但其意明显,口中的那个“他”便是指李裕宸,且不肯定,更是不愿意轻易相信,仍旧紧绷着神经。

“或许是他,或许不是他。”元寂说道,微微摇头,仍旧笑着,可笑容却是带上苦涩。

“究竟是还是不是?”

“你不知,我不知,佛主亦是不知。”元寂抬头,望着明媚刺眼的阳光,笑容很苦,“佛主都不知晓,谁又能够真的知道呢?”

何巧疑惑未解,想问,也想大骂,但终是随愤怒压抑在心中,死死盯着元寂。

元寂亦是沉默,似被刺眼的阳光灼伤眼睛,热泪浮出,其中参杂丝丝血色,由眼角漫出,随脸颊而下,继续下落时与空气全面接触

霸战三界  第两百八十五章 洞中变故(上)

,尚未落地之时消失。

低头,闭上眼,思绪在前方。

李裕宸快速奔行,已是到达战局边缘,短暂的停滞,找寻一条合适的道路,猛然冲向人群,凭着急速冲到最中央,也是战况最为激烈的地方。

“杀!”

“杀了他!”

“杀了那小子,别让他进去!”

或短或长的话语,许多人将注意力落到李裕宸身上,担心他抢到宝藏,也是战斗之中的无声约定,一齐联手对付最中央之人。

谁都想得到宝藏,都是杀红了眼,不愿离去,虽然自己还得不到宝藏,却也见不得其他人比自己更靠近宝藏。

不少人曾靠近洞口,却都是以死亡为终结,久而久之,便都不敢靠近洞口,而李裕宸往洞口一冲,的确是抵达了目的地,却是引起公愤。

把玉瓶扔到洞里。

记忆里还是何巧的话语,是自己来此的目的,李裕宸暂时忘却袭来的众人,身形一闪,灵力由手掌宣泄,将玉瓶扔进了洞口,狠狠扔到洞中。

四面围来的敌人,虽然很不好对付,可他却是不惧,竹箫落于双手,随身形移动而快速划出,抵挡靠得最近的攻击。

“砰砰……”

碰撞之声于短时间内不断响起,其声因时间的短暂而显得十分连贯,有些像是金属撞击之后的回应,连绵而不绝,却又不带声音的削弱,既是惹耳,又是难听。

双拳难敌四手,但李裕宸所面对的,这又何止是四手?

抵挡住不少攻击,且欲借力退去,却只换来不少的伤痕,血液染红了衣物,而衣物紧贴身躯,因力量的碰撞而无法稳住身形,又被巨力击打,掉入洞中。

洞中昏暗,光亮不存。

好黑。

李裕宸只有这样的感觉,下落之时,甚至连疼痛都被他暂时遗忘,只感觉黑色中透出一股使得心悸的力量。

“杀!”

“冲!”

“杀!”

吼声回荡,不少人随李裕宸跳入洞中,亦有不少人趁机杀戮。

软的。

李裕宸落地,却并未感受到猛烈撞击的痛苦,反而背后有着不是特别坚硬的物体,避免自己落在地面。

不去猜想垫背的是什么东西,他快速跃起,跃向一旁的空旷,避开头上落下的人影,更有一枚丹药随移动时出现,落入口中。

“怎么没有动静?”何巧蹙眉,心中不解。

“佛曰:天注定。”元寂微笑说道。

“光头,是不是你做的手脚?”何巧瞪着元寂,冷声呵斥道。

“佛曰,不可说。”元寂仍旧微笑。

“我看你是找死!”何巧大怒,雪色长剑朝元寂刺去,哪怕明知无果,亦是要发泄。

长剑穿过元寂的身体,像是刺中了虚影,她眉头紧蹙的同时,不打算将长剑收回,让那长剑停在他虚幻的身体中,想以这样象征意义的击中来获得一些精神上的胜利。

“施主,何必呢?”元寂苦笑,却是不动,任由何巧发泄。

漆黑的洞中,视线被遮蔽,李裕宸摸索着退避,躲到一处显得安静的角落,默默恢复,等候战机。

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生?

他内心有过不解,不信何巧给他的玉瓶会没有任何作用,却是在等待之后不得不接受现实,像是生存于黑夜中的已经死亡生命,尽力压制下所有的生机。

杀声不断响起,金铁之音弥漫,更有血液的味道不时飘来,绕在身边,引起他内心的悸动。

战斗由洞外及至洞内,灵力的奔腾擦出火光,却是照不亮洞内的景象。

黑暗中传来一丝微弱的杂音,不是杀声,不时叫喊,亦不属于金铁的碰撞,带有一点清脆,一点悠扬,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怅惋……没人听到。

玉瓶被灵力碾碎,发出声响,一点清香由玉瓶中飘荡而出,与漆黑的色彩混杂,瞬间燃烧起璀璨炫目的光彩。xh211

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门诊
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博士专家
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号
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是谁
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