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城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玄霸九天 第八百二十二章 揭心机,监国皇子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04:04 编辑:笔名

玄霸九天 第八百二十二章 揭心机,监国皇子

许阳目光泛寒,一耳光抽飞那个看门的玄宗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是东北第四域节度使,许阳!我要见监国皇子!”

“许阳?!”

那个被抽飞的玄宗门卫,被一丝丝风极玄力,锁住了身躯,连爬起来都做不到。另一个幸免的玄宗门卫,脸色大变。他并非没有认出许阳,而是没料到许阳居然如此大胆,在宫门前也敢直接出手。

许阳是谁,二十余岁就修成君侯的妖孽级天才,越级斩杀多名王侯!最惊人的是在平定海云叛乱的大战中,带领一群王侯,左右了玄皇大战的结局!

这么一个青年高手,刚刚立下大功,早有传言,他在海云上国中的地位还会再次提升,很可能会从大将,破格提拔为“封号将军”,那是王侯才有的殊荣。

唰唰唰,四名黑衣护卫,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了许阳四周,一声不吭,向许阳出手攻击。

这四个黑衣护卫,都是玄君巅峰的实力,他们出手之间,似乎通晓一种合击战术,四人合力,实力会叠加四倍。

许阳眉峰一皱,冷冷哼了一声,身形一旋,背负的三阴戮神刀,便如一面阔大的盾牌,噼噼啪啪地将所有攻击挡了下来。

“都给我滚!”在四名玄君愣神之际,许阳气势爆发,一圈火环奔涌而出,直接将四人推拒到了十丈开外,狼狈不堪。

“好你个许阳,居然在内宫门前行凶!”沧河王海无极的身形闪出,湛蓝色的领域之力奔涌,将许阳牢牢罩住,制止他进一步追击。

紧接着,便是一个公鸭嗓子喊道:“监国大殿下到……”

从内宫之中,转出来一架软轿,一个身穿明黄色金色袍服的中年人,端坐其上。

“什么人。在宫门前搅闹?”那中年人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禀报殿下,是许阳!”沧河王海无极盯了许阳一眼,快意说道,“许阳依仗武力,打伤皇宫禁卫,罪同谋逆!请殿下裁断。”

中年人眯缝着眼睛,看了过来。许阳面色冷漠。与其对视。

“唔,你就是许阳?本来听说,你在平定出云叛军的时候,立下功劳,怎么如此不知自爱?”那明黄袍服的中年人,也就是监国皇子殿下。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:“被打伤的侍卫何在?出来给我说清楚,如果是你慢待了许阳节度使,本皇子斩了你的狗头!”

那倒地不起的玄宗门卫,此时方才站起,一脸苦色,正欲向监国皇子禀明情况,突然听到许阳一声冷笑。踏步前行。

“许阳,你干什么?”沧河王海无极反应很快,眼神一厉,“这里是海云皇宫内院,不许放肆!”

“给我闭嘴!”许阳冷冰冰地说道,“你再敢罗唣,我必斩你!”

沧河王心中一寒,被许阳斩杀的转轮王、漠家玄王老祖等等诸多王侯的身影。都在他心头浮现出来。一时间,他竟然被震慑住了。

众人都是惊愕无比,一个君侯强者,居然当众呵斥一名王侯,放出“必杀”之语,这是何等强势的表现?仅看这一点,便知许阳小杀神的称谓当之无愧。

“监国皇子……”许阳目光扫过软轿上的黄袍中年人。冷漠说道,“你这个局,布的当真拙劣不堪,我实在看不下去。你们那低劣的表演,所以忍不住打断了。”

“什、什么?”监国皇子旁边,一个白皙肥胖的男子怒声呵斥道,“许阳,你,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?就凭你这句话,就该判你死罪……哦不,诛你九族!”

监国皇子手一抬,就止住了那白胖男子的话,微笑道:“许阳,你好像对我有很大的误会?什么布局之说,不妨详加解释一番?”

许阳冷冷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从我踏出皇都域门的那一刻,消息就已经通报给你了吧!”

监国皇子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。

许阳继续说道:“看到我的年纪,再看到我的节度使身份,那两个看门狗,如何猜不出我的来历?以我的身份,要见殿下你,不算唐突冒犯吧?这两个看门狗

,居然出口刻薄,后来更是直接呼唤侍卫来擒拿我?没有他人指使,就凭他们敢得罪我?”

顿了顿,许阳继续说道:“这四个黑衣玄君侍卫,出现的倒也离奇,他们来的出奇的快,这是第一个疑问;明知实力不足以擒下我,还强行出手,逼我反击,这是第二个疑问。当时我就有所猜测了。后来看到沧河王海无极、监国皇子殿下陆续出现,这疑问便得到了验证:是你设局,意图陷害我谋逆!”

“啪、啪、啪”,鼓掌声音从监国皇子手中传出:“精彩,太精彩了。许阳你的分析,简直是丝丝入扣,果真是青年俊杰,不可小视啊。我在想,要是你这样的人成长起来,这般桀骜不驯,会不会又演化成一个张昭重?”

众人鸦雀无声,监国皇子这句诛心之言,戴的帽子太重了。张昭重是叛逆,已经被剿灭,海云上国也因此元气大伤。他这么说,是否怀着想法,要将许阳在萌芽内掐灭,以免后患?

许阳夷然不惧,冷冷说道:“愚蠢。”

“什么?”监国皇子的伪装再好,也不由怒了,他眼睛眯了起来,阴测测地说道,“许阳,你刚刚在说谁愚蠢?”

“当然是说你,愚不可及!”许阳毫不客气地说道,“连基本的天下大势,都看不清楚,一门心思搞内斗,想要整倒有功之臣!你这样的皇子,再过一百年,都休想承接海皇大位!”

监国皇子的脸,顿时涨红,成了猪肝色。他如今是王侯境界,虽然面相不衰,但实际上已经活了近两百年,接近了玄王高手的大限!只因头上有一位玄皇境界的无敌父亲,皇位便是他一直垂涎而不可得的心病。此时被许阳挑明,他焉能不怒?

“你……乱臣!祸胎!若不早除,必成祸患!”监国皇子怒吼道,“沧河王,擒拿叛逆!”

新疆男科
朝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陇南治疗阴道炎费用
新疆男科医院
朝阳治疗癫痫病方法